马斯克嘴炮抗疫的18天【最新头条】-济南网络公司-网站建设-商城建设-山东济南慧商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马斯克嘴炮抗疫的18天【最新头条】

作者 : 电子商务

日期 : 2020-09-21 08:29

核心提示:加州工厂是组装整车的,M四款都有生产,供应全球;内华达工厂是为加州产M生产电池的(M则是从日本采购的),此外还生产电机和、…文|当地时间月日起,特斯拉加州弗里蒙特工厂和纽约工厂都将暂停生产。这个决定是在五天前宣布的。结果无可厚非,过程尽在扯皮。美国加州六个县在月日就为了抗疫颁布了公共卫生令,对所有居民实施(就地避难令),如果不节外生枝,暂定于月日解禁。相比“封城”,要宽松得多,它要求六县之内万人尽可能留在家里,减少非必要外出。老美对“必要”的定义很广泛,很多“生存以上”的活动都是被允许的。比如只要不群聚,还是可以到街上跑步或遛狗,和别人保持至少英尺的距离即可。但这也绝非一个可以有商有量的建议,而是一道强制命令,是美国目前最严格的抗疫控疫措施。按照规定,只有被列在“不可或缺产业”列表中的生意,才可以继续经营。特斯拉的加州弗里蒙特工厂,地处加州阿拉梅达县,也是六县之一。在命令颁布之后,特斯拉仍在继续进行生产交付,因为他们相信,汽车生产是非常“不可或缺”的。“人民需要交通和能源,我们则是不可或缺的提供者。”——特斯拉主管在命令发布当晚给员工们的第一封电邮中是这么解释的。逻辑也是很完整。所以当时特斯拉要求,在生产、交付、和服务条线上的员工继续到岗照常工作。显然政府方面并不认同特斯拉擅自自我定性。第二天,县政府点名特斯拉不属于“不可或缺产业”,只允许其保留最低限度的基础运营,比如维护库存、安保、发工资、以及支持远程工作……反正生产不在其列,生产是不行的。那天,特斯拉股价在正常交易时间跌去.;因为这个消息,在盘后又跌了.。据报道,那天,大多数科技股涨得还是挺欢的。此后又经过两天我说你命令不清、你说命令不要太清的拉锯,在各级政府的约谈之下,特斯拉总算决定服从组织安排,发出了开头提到的停产公告——加州工厂将有序停产,仅进行基础运营。即便如此,留场战斗人员也不少的。按照之前和县政府的交涉结果,工厂劳动力减少%,也就是由日常运营的一万人,减少到人。纽约工厂也将暂时停产,不过很可能还会有小规模的生产,因为那些服务、基建、关键供应链所必须的零部件不能断供。有意思的是,公告中指出,其他设施运营继续,包括内华达、服务和超充网络。然而,两天不到,内华达超级工厂的合资方松下耐不住宣布这里也停产,停产时长天。老马心里一定有十万匹不情愿。蠢还是坏?疫情当前,对于无视劳工健康安危的老板,人们通常只有两个解释方向:不是蠢,就是坏。放在马斯克身上,就只剩下坏这一种可能性。从动机而言,似乎也成立。大家都知道特斯拉的难处。根据去年财报中对全年的展望,特斯拉预期汽车交付量要超过万辆(相比去年全年.万辆,是至少.的增长),太阳能和储能设施的部署则增长至少。到现在,特斯拉也还没有宣布下调目标。仅就汽车而论,要完成非常吃力。月日,特斯拉宣布达成生产万辆的里程碑,减去截止年累计生产的.万辆,根据的测算,今年至月日,特斯拉累计生产约.万辆。相比去年的.万辆,同比增长仅.。想要在季末冲一冲量,是每一个身负的人都会自动发动的技能。然而就冲到此为止了——至此,特斯拉在美国的所有主要工厂都将停产。可以预见,其全线业务不可避免地将遭受暴击。加州工厂是组装整车的,M四款都有生产,供应全球;内华达工厂是为加州产M生产电池的(M则是从日本采购的),此外还生产电机和、储能产品;纽约工厂则是生产太阳能板和充电设施的。业绩压力于是都压在了上海工厂和中国市场上。遗憾的是,哪里都半斤八两。月份特斯拉在华新车注册量只有辆。其中M有辆,而M只有辆。后续报复性爆发的可能性其实并不高,没有任何机构预测今年汽车市场还能看涨。凡此种种,只有乐观主义来看下跌一位数,和现实主义来看下跌两位数的区别。且不提这将给适才开始量产M、正打算挣点像样钱的特斯拉,带来怎样的阴影;即使卖不好,也没有全线停滞来得糟糕。根据彭博社的报道,瑞士信贷()的分析师丹·利维()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停产期间特斯拉每周消耗掉资金量可能高达约亿美元(约合人民币.亿元)。对比去年月彭博社关于特斯拉“烧钱率”的报道,每分钟燃烧金费美元(约合人民币.万元)。满打满算一周分钟,彼时每周消耗资金量不过万美元(约合人民币万元),远远低于空置的水平。或许是深知这对投资信心的影响,特斯拉在公告中特意指出,到去年末,其账面剩余现金亿美元(约合人民币.亿元),加上近期成功增发融资的亿美元(约合人民币.亿元),这种资金流动性足以应对之后长期的不确定性了。此外,截至去年末,他们还有价值约亿美元(约合人民币.亿元)的可用信贷额度,可以用来支持各地的营运。粗糙一算,即便空置半年也还能连爬带喘。然而在老板的相对思维里,空置半天都是可怕的,剩余价值体系可能在那半天里彻底被摧毁了。老马亦凡人当然,无论动机再强,也只是诛心而论。要看他到底做了什么。在拒绝停产的当口,马斯克曾说,“我想澄清一点,如果你感到任何一丢丢轻微的病了或不舒服,请不要觉得有义务来上班。我自己会来工作,不过那只是我个人的决定。如果你想呆在家里,出于任何理由,都是完全的。”看似非常体恤,然而体不如口正直。按照原本的方案,如果感觉身体不适可以留在家里,需要请带薪假(),带薪假用完了可以再借调小时(两周时间),按照正常的病假程序请;如果是不能或不愿上班,公司也不会因此惩罚你,也是一样请带薪假,带薪假用完了则是休无薪假。不过,接受停产后,新的安排则是,两家工厂的小时工,直到昨天都按正常工资结算;而在停产期间,则由公司提供带薪假。待遇上就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天差地别。毕竟不停产的话,意味着是按照日常运营,而如果你了解特斯拉的企业文化,就会知道原计划也已经是极特殊的宽容了。即便存在这样的差别,马斯克也实在称不上剥削阶级马扒皮,撑死有一些鸡贼罢了。这也体现在过去两个多星期以来,他经常试图用推特矮化疫情的严重性。第一弹是这条:“.”新冠病毒大恐慌是愚蠢的。结果成为当周最受欢迎的推文。他的口气在彼时被认为神似特朗普。后者的经典论调是,你康康,人们现在总算愿意呆在美国,并把钱都花在这里了……这是马斯克贯穿始终的核心观点。类似观点还有不同的表达方式:“.”恐惧是心灵杀手。作为一个崇尚科学的人,光有立论的俳句是不够的,他还为自己的立场填补了各种证据。比如,他认为,新冠病毒的病毒性被夸大了;死亡率也被极大高估:而根据的报道,在给员工的信中,他更是试图用数据证明,新冠病毒的死亡风险大大小于你开车回家的死亡风险。做一个基础对比,每年约有.万人死于汽车相关事故,而今年死于新冠病毒的人是个……这病毒甚至排不进健康风险前位……或许当时他的数字是没错的;现在这个数字是个——很能说明两个基本事实,他缺乏发展的眼光,他更不是流行病专家。事实上,他知道自己的言论遭受非议,但是老油条如老马,更倾向于把这些言论和以前对自己和特斯拉的攻击归于一类。“M.”道德谴责不是出于道德,而是沦为操纵人心的武器,真是一塌糊涂。他有足够多的信徒,支持他哪怕最离谱的言论。看看点赞数就知道了。不过这些都属于早期反应。从上周开始,他转型成为某种意义上的疾病,会回复一些如何缓解压力的问题,也会积极讨论潜在治疗方案,比如氯喹()。老马甚至还和网友分享了以前自己使用氯喹的病理经验。氯喹是一种抗疟疾的廉价药物。月日,法国生物学家迪迪埃·拉乌尔特领导的团队,公布用氯喹治疗新冠病毒临床测试初见成效。这个结论在美国引起广泛关注。(特朗普又对此赞誉有加)尽管他的初衷可能还是借此说明新冠病毒有的治,没有那么可怕。就像他之后还发了中国零新增的消息,是一个意思。毕竟他仍旧认为,恐慌的危险性远超新冠病毒本身。如果我们过度倾斜医疗资源到新冠病上,那么在治疗其他疾病上则会付出代价。但你还是可以看见老马的态度,随时间轴后移所产生的变化。比如月初,他在用马斯克的方式理性并膨胀着,毕竟那时候美国人还没有形成一个明确的公共态度,虽然隔海相望就能看到我们的前车之鉴,但是如果鉴有用的话,人类就不会反复重蹈历史之旧辙了。而当疫情影响开始提供沉浸式体验,强制停工,股市暴跌,他的接受曲线大致还是跟进了疫情发展的。我们不能老说人不会抄作业,那都是事后判断,把自己代入一下。人对于远方的苦难总是容易产生同情,对于远方的问题总是可以进行理客中的判断,而对眼前相同的苦难和问题则熟视无睹。因为对于远方,我们其实是不承担责任和成本的。而越是近,越是牵涉到自己利益关系,则越会往趋利避害的方向去推演。即使再聪明的人,也会掉入自身逻辑的陷阱中去。这不是蠢更不是坏,甚至不具备明确的主观意图,只是一种人性弱点。说到底,他终究是个普通人。在这么没有营养的结论之上,是关于偶像的经典困境。作为一个个体,马斯克有权利和自由像我们每一个普通人一样,以自己的方式来消化新冠病毒这种突发事件;但是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在推特上他就拥有多万个关注者,还不包括某些地区上不了推特只能云围观的粉丝,他有义务为自己如何在公众面前表达负责。摆在特斯拉身上,其实更是一个推特公关滑铁卢的老故事。如何在保留人格魅力的同时,切割风险。事实上,一部分和资本相关的风险已经进行剥离。在年推特重大失言事件之后,作为与的和解条款,马斯克除了放弃特斯拉董事会主席之位,并和特斯拉各支付万美元(约合人民币.亿元)罚款,还必须答应被指派一名“推特保姆”(实际上是一名特斯拉律师),来监督他对外的一切沟通,包括推文。此后,老马的确是老实了一段时间,但是在去年月又捅篓子,发了一条关于生产率的推文,结果还是错的。特斯拉后来承认,这一条没有经过预审,把气坏了,于是在去年月做了更严格的新规定,要指派一名资深证券律师来当新保姆,但凡和公司财务状况、潜在合并、生产数量、未公布的预测、或新的业务范围相关的任何书面陈述,都要经过其预审。至少至今还没有出新的乱子。而今后,在公共事件面前,特斯拉也或许应该考虑对老马施行相似的预审。讲道理,我从不支持任何形式的言论审查。但是在美国乃至全球舆论环境都在收紧的前提下(白左很可怕:),控评控推对企业来说或许是必要的,不小心容易伤害感情。人类需要什么,老马就造什么作为一个本质马吹,我不能让这篇文章不放个彩虹屁就结束了。老马之所以成为老马,是有原因的。转折从被骂白痴开始。月日,一位特斯拉车主拉贾·阿巴斯()在推特上向老马喊话:“请尽快安排工厂转产呼吸机。”他表明友军身份,“我是特斯拉车主,非常热爱特斯拉。你必须停止表现得像个白痴。这是一场巨大的灾难。去问问一线的医生。”马斯克可能这辈子从未被骂过白痴还觉得对方有道理。他回复,“果真短缺,我们会去造呼吸机。”然后,纽约市长比尔·德布拉西奥()出面说,是真的“严重”匮乏,未来几周内纽约就会需要数千台呼吸机。根据的报道,有专家估计,新冠病毒爆发期间,约有万美国人可能需要呼吸机。而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在月的一份报告,美国目前约有万台呼吸机,其中万台在医院中使用,而大约台呼吸机则被保存在国家储备中。包括通用和福特都已经表示,愿意尽己所能,正在试探制造呼吸机等设备的可能性。从技术上说,马斯克认为转产是没问题的。“特斯拉汽车搭载有复杂的暖通空调系统,飞船则有生命维持系统。”相比之下,呼吸机并不困难,只是无法立即生产。于是,老马推特画风又转了,变成物资——在月日,老马发推说,与美敦力公司(M)就最先进的呼吸机进行了工程讨论。根据对马斯克的采访,特斯拉有万枚口罩,从周日晚上开始将分发给医疗机构。不忘吐槽口罩不好戴已经陆续有医院收到了物资自此江湖有了口罩隆此外,本周应该能安排超过台呼吸机。这批呼吸机当然还不是特斯拉制造的。据的消息,可能要花~周的时间,才能在特斯拉和的工厂开始生产呼吸机。无论如何,纵使他身上无数的劣根性让你看不下眼,你也不能否认他清新脱俗,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一点都不一样始终在用技术推动改善人类的生存条件。这是伟大的。正如一个职业拜马号所言:你懂他为什么是神了么?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为资讯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展示服务,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